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沐岳/all岳] 零玖(三)

更新迟到啦,因为今天健身房的抗日神剧太好玩儿了,忍不住就看了起来_(:з」∠)_

今天总算让感情线进展了一丢丢,顺便让原创女配角下线了,实在不擅长写坏人OTL

你们猜下一章开不开车?


正文


卜凡其实是店里第三任酒保,能成功上位,不是因为雇了他可以省一份保安加一份保洁的工资,也不是因为他能把小番茄和提子切成玫瑰花然后扎花束,而是他威胁上一任酒保,“董岩磊,你要是弯掉了,我过年回家就告诉你妈!”

有个知根知底知爸妈的发小就是这么可怕。

所以自古竹马赢不过天降。

 

———————————————————

 

“韩哥,我在外头又碰上那个女的了。”卜凡拎着水果锁好门,一句话就让韩沐伯变了脸色。

 

“那么吓人?”岳明辉刚洗完澡,用毛巾搓着头发,小臂上的纹身从宽大的袖口露出来,“要不干脆放她进来,早点儿说通,你也不用这么憋屈。”

 

韩沐伯叹气,“但凡能讲得通道理,我也不用这么狼狈。”

 

“我来会会她?”岳明辉很感兴趣的样子。

 

韩沐伯头痛地想到手机上与日俱增的短信和未接来电,眼下距离学校开学只剩不到十天,如果还不解决,只怕事情越闹越大。但是实在没道理让几乎算是陌生人的岳明辉趟这趟浑水,何况,万一趟不过去…

 

“怕啥,还是不是山东老爷们儿了?”卜凡这几天断断续续跟那位“爱慕者”打过几次照面了,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除了偶尔在店门口探头探脑之外,没看出什么异常。

 

岳明辉低头摆弄了一会儿手机,捏捏发尾,干的差不多,扯下腕子上的皮筋儿在头顶扎了个揪,然后脱掉湿了一片的上衣,甩在吧台上。“凡子,把人放进来吧,一个女孩子老在店外面转,传出去对你性取向不好。”

 

卜凡其实没搞明白岳明辉这话的逻辑,不过还是一手拎着拖把一手开了前门,那个眼熟的女孩子就踉踉跄跄地跌了进来。

 

店里落地窗都是定制的深茶色磨砂玻璃,加上当年秦奋热爱的骚包的暗红色天鹅绒窗帘,明明是大白天,也暗得像吸血鬼老巢。

 

“沐沐,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我很担心你。”女孩子一秒漾起泪眼,深情地看向韩沐伯,“沐沐,他们是谁?”

 

岳明辉裸着上身,正趴在韩沐伯肩上,闻言直起身子,三片纹身在浅色的皮肤上格外显眼,女孩子吓得一愣,退了一步。“沐沐?”他往前走了一步,微眯着眼睛,像某种大型食肉动物,“他有家不能回难道不是因为你偷配了他的钥匙占了他的屋子?”

 

女孩子脸上落下汗来,“我是他未婚妻,我们就应该住在一起!你是谁?”

 

岳明辉走到女孩子跟前站定,一百八十多公分的影子投在女孩子身前,“未婚妻?”他不屑地笑,“住一起?”

 

女孩子大幅度地点头。

 

“可是我们昨天还上了床。”他低下头,北京口音懒懒散散却仿佛带放血槽的三棱军刺。

 

“不可能!”女孩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喏。”岳明辉指了指锁骨一片红痕,“昨晚啃的,大腿根儿上还有,不过当着小姑娘脱裤子不太好,就不给你看了哈。”

 

“我不信!”女孩子用尽力气推了他一把,岳明辉纹丝没动。

 

“不是,妹妹,”岳明辉挠了挠脑袋,刚扎好的辫子松了,干脆炸着一头金毛,“你追他那么久,要成早成了。你就没想过,韩沐伯他,压根儿,就不喜欢女的?”

 

女孩子还是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

 

“凡子!”岳明辉一手朝上,卜凡递上一盒纸抽,岳明辉把纸巾递给小姑娘,被一把挥开,他也不在意,“妹妹,你还小,哥再教你一个道理,你看到一个人,想跟他交朋友,那你们能谈恋爱,要是能想跟他上床,那才是能结婚的。我看到韩沐伯第一眼,就想让他把我往死里操。”

 

“恶心!”女孩子涨红了脸,最恶毒的也不过只有这么两个字。最后剜了岳明辉一眼,跑了出去,狠狠甩上门。

 

岳明辉拍拍手,心情很好,“还以为多难搞,这要是洋洋在这儿,能乐死。”

 

韩沐伯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视线从头顶落到锁骨。

 

“昨天摞啤酒箱子没扶稳磕的,小姑娘一看就是没经历过,换个人就唬不住啦,”岳明辉倒是很洒脱,“你别不信,要不是刚洗过澡,还有药酒味儿呢。这妹子,就是看不得你和别人好,得下了狠药才能让她死心。她得不到你,别的女人也得不到你,这样就平衡了,啧啧。”

 

韩沐伯斟酌一下,开口,“打扰了这么多天,问题解决了,那我也可以走了。刚刚,谢谢了。”说着,就准备上楼收拾东西。

 

岳明辉忙给卜凡打眼色让他拦住人,卜凡装没看见,专心低头拖地。没办法只能自己“蹬蹬蹬”地追上楼。

 

“韩老师,”岳明辉靠在韩沐伯房间门口,“我觉得你还是在店里多留两天比较好。要是小姑娘不在附近晃了,我再找朋友去你公寓看看,真死了心了,你再搬也不迟。”

 

“学校快开学了,我也得回去准备准备了。”韩沐伯一边说,一边头也不抬地整理少得可怜的行李。

 

“韩沐伯,”岳明辉难得叫了他的全名,韩沐伯抬头,“你是害怕我,还是讨厌我?”岳明辉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他的身边。


TBC


依然无耻地求评论求互动OwO

评论(34)
热度(20)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