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沐岳/all岳] 零玖(二)

鉴于好姬友@Emanon @小朝雨小轻尘 血书要求放黄段子(卜),于是俺从善如流。
本章卜➡️岳➡️韩,以及甜玉米提及OTL
有原创女性负面角色,介意慎入。


正文

岳老板的酒吧,名叫“陆”,秦奋起的,写作陆,读作6。
一方面是为了纪念两人异国恋多年终于修成正果,同在一片大陆。
另一方面,老流氓说,以后提起这家店,人家都会说,“走吧,去6酒吧。”
去69吧,可以,这很秦奋。
两人分手第二天难得下了场暴雨,挂在门外的荧光灯箱进了水,半边不亮了,只剩了孤零零的“击”还在坚守岗位。
慢慢,岳明辉的店,就被人叫做“击吧”。

———————————————————
第二天白天,韩沐伯去隔壁小超市买了简单的日用品,又借卜凡的账号买了两身换洗的衣服,算是在酒吧二楼住了下来。

卜凡看着岳明辉的后脑勺摇了摇头。

韩沐伯自称是被疯狂的爱慕者逼到走投无路,实在没办法才逃到了百度搜出来的第一家本地gay bar.

第一天,他帮卜凡打下手准备鸡尾酒用的水果,拿水果刀砍坏了店里用了四年的杨木菜板。第二天,他支着大提琴在酒吧角落独自美丽无人问津。第三天,他的小提琴被自称“小学在少年宫学过”的岳明辉锯断了弦。今天是第四天,他总算找到了合适自己的位置,酒吧一角那个常年用于求婚的小舞台,坐在高脚凳上,仿佛一支美颜盛世的立麦,唱歌。

虽然卜凡不太想承认,还真挺好听的。

他对着酒柜的玻璃审视自己,如果照着韩沐伯跟秦奋的脸整容,过年回家会不会被老爸老妈打出来。

岳明辉就那么没骨头似的趴在吧台上,听韩沐伯从王菲唱到陈奕迅再唱到薛之谦。寻思着要不要白天去五金店买几个新灯泡,要亮一点儿,再亮一点儿。

其实看了这么多天,岳明辉早就回过味来,韩沐伯是韩沐伯,秦奋是秦奋。一个是内敛到放在角落可以无声无息充当一整晚背景布自顾自拉琴的落魄音乐老师,一个是当年酒吧的金字招牌朋友遍天下扔到密云水库都能拽出八十个人开派对的小秦老板。面目相似性格却迥然不同。

岳明辉喊了声“凡子”,卜凡往他杯子里又倒了些酒,浓金色的威士忌淋在化成半球的冰块上,混着冰水,一点儿点儿漫上来。

岳明辉把没冰透的酒一饮而尽,又想起秦奋。两个人和平分手,秦奋写了个赠与协议,把店整个留给他。很偶尔路过了,还会进来坐坐,说着要开车,没再动过酒柜最上面一排存着的那些酒。

韩沐伯大概觉得唱够了,把麦克风挂回去,跟附近几桌的听众点了点头,回了吧台里面。

“你去外面坐着。”卜凡很戒备地护好操作台。

韩沐伯好脾气没计较,吧台坐满了,就环着手臂靠在一边休息。

“韩老师,喝一杯?”岳明辉朝他扬了扬杯子,从看过他的名片后,岳明辉就喜欢这么叫他,带点儿促狭又亲昵的意思。

可惜韩沐伯的神经粗如橡木桶,呆在gay bar还能保持直男本色,无视掉各路1001审视的目光。

打了第四个呵欠,韩沐伯怪抱歉地和岳明辉、卜凡道了晚安,上楼睡觉。他从小学琴,毕业又留在学校,如果不是突发变故,可能一辈子过着早睡早起拉琴教书的平凡人生。被岳明辉收留,算是计划之中的意料之外。

“岳哥,刚刚那帅哥谁啊?看着有点儿眼熟。”坐吧台的小零也是常客,三八兮兮地想凑上去,被卜凡拿西瓜皮隔开。

“直男,别惦记了。”卜凡没好气的一句话,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楼上,韩沐伯坐在床边,擦着琴,床上的手机经过开机画面,“滴滴滴”地响个不停,他看了一眼提示99+的桌面图标,揉了揉太阳穴,关上了手机。

回不去了啊。

TBC

因为搞拉郎掉了好多粉,求看文的妹子们陪俺唠唠嗑,拯救一下俺脆弱的小心灵儿~
说不定就能操纵作者或者获得糟糕小段子掉落呢~

评论(42)
热度(34)

2018-09-04

34  

标签

沐岳all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