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瑶墨] 世末舞厅

夹杂在一堆危险拉郎之中的纯情瑶墨www

之前写 The last of the real ones的时候其实就想到了  这首歌  ,查了一下发现居然已经发布了将近十年_(:з」∠)_

有非主要角色死亡暗示,不过我觉得这是个童话故事。



正文


这是世界末日前的最后一夜。

 

死宅如秦子墨也决定走出房门。挑选了味道最小的t恤和最喜欢的帽衫,安全起见还带上了棒球棍和一份压缩饼干。

 

临街的店铺已经被砸抢干净,碎裂的玻璃像一副又一副滑稽狰狞的嘴脸,秦子墨攥紧了金属球棍,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学着记忆里秦奋的样子挺直后背。

 

目的地是全城最高的那座楼,最顶级的富豪才有能力在最癫狂的时代维持平衡的假象,像是单薄冰层下的开水油锅。

 

人高马大的保镖们还在兢兢业业地站着最后一班岗,示意秦子墨放下沾血的球棒,甚至没嘲笑他裤子口袋里不算完整的过了期的那块饼干。

 

毕竟,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本应该透明的观光梯,被某些绝对不能去细想的污物模糊的七七八八。从一楼升到一百二十层,足足用了两分半钟,走出电梯,秦子墨憋了口气才让耳鼓膜归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妖艳兔耳女郎喷了他一身香水,然后领他去换衣间。

 

过了今夜十二点,整个世界就要毁灭了,换衣间里堆着数不胜数的珠宝华服,有的上面还留着未干的血渍和眼泪。

 

秦子墨晃晃头发过多的脑袋,把帽衫留在椅子上,走了出去。

 

曾经全国最神秘的商业帝国,如今被改造成了整整三层的舞池。不够激烈的古典乐手被枪杀,然后是讲不出笑话的脱口秀艺人,身材不复巅峰的脱衣舞娘……秦子墨躲在房间里,趁着还有网络的时候囤积了足够的食物、安眠药还有漫画,支撑过了断网断电的最初三个月。之后的日子他不愿回想。被挑断的一边手筋其实还没恢复,宅男身上长出肌肉并不是因为健美而是搏命。

 

他是这场世末狂欢的最终赢家之一。

 

“我没见过你。”有人端了一杯清水站到了他的身边。

 

秦子墨缩了缩鼻子,然后震惊地抬起头,“我也没有见过你。”眼前的男人跟他年纪相当,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胸口缀着一条银质的六芒星。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任何味道。

 

对方没接话,背靠着落地玻璃,很惬意地跟着DJ哼着卡不上拍子的rap。

 

秦子墨记得这首曲子,秦奋写了很久才写出来,不算好听。然而眼下,世界末日前唯一存活的最讨喜的那个DJ正荒腔走板地唱着它。“不是这样的……”他喃喃地说,“不应该是这样的。”

 

身边的人像是不在意他的失态,抬手招来服务生递给他一杯纯净水。秦子墨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干脆地把它摔碎在地上,水晶撞击理石地面的声音被轰隆隆的鼓点盖过,除了他俩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一个小时,”旁边的人看了一眼从天花板垂下来当做装饰的昂贵手表,“能请你跳一支舞吗?”说完还绅士又笨拙地行了个礼。

 

秦子墨看着对方手腕上木质的佛珠,犹犹豫豫地点了头。两个人于是伴着轰隆隆的鼓点,互相拥抱着笨拙地跳舞,鞋子上都是彼此的脚印。

 

不好听但热闹的曲子总也停不下来,秦子墨先松开了搭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他们在舞厅的最上一层,下面两层因为暴力或者欲望肌肉相搏的声音传不上来。旁边的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两杯清水,秦子墨觉得杯子有些眼熟,却也没再多问。

 

毕竟世界都要毁灭了。

 

“你看。”身边的人伸手指向窗外一个角度,然后他指尖的方向有一颗流星滑落,然后他又指了一个方向,又是一颗流星。他的指尖像是有魔力,指挥所有星星按照他想要的顺序坠落。秦子墨瞪大眼睛,直到看他指向了月亮的方向,然后月亮也慢慢地降了下去。

 

“你……”秦子墨终于切实地感到了害怕。

 

对方有魔力的手指指向他的心脏,秦子墨感觉额角有冷汗流下,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方反而笑了起来。眼睛很亮,像是刚刚所有的星星都收进了这双黑色的眼睛。秦子墨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好了。

 

“我叫秦子墨。”秦子墨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反正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从打定主意走出房门,他就做好了提前赴死的准备。

 

对方说了什么,却被DJ高喊出的一句“山不转水转,我们江湖再见”盖过,秦子墨想让对方重说一遍,对方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

 

室外突然炸开烟花,秦子墨被闪光吸引,趴在玻璃上使劲儿往下看也看不真切。旁边的人拍拍他的肩膀,把他拉起来,食指在窗户上点了几下,三百米高的夜空中突然像是日本夏季的花火大会一样热闹。秦子墨小声地惊叫起来,下意识捂住嘴,却发现其他人还在跳舞、交谈、亲吻,没人在意这一场奇迹般的盛景。他也试着用指尖去戳玻璃窗,稍长的指甲撞上硬面发出几不可闻的声响。他不服气,转过头去看那个人。于是那个人又拍了拍窗子,秦子墨吓得退了一步,窗外,有两只巨大的海豚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空游动,周身散发着微弱的光。

 

秦子墨捉过对方的手,对方好脾气地任他捏来捏去,一样的温热,一样的皮肉下带着骨骼,秦子墨试探地把手指覆上对方的手腕,感受到了跳动很快的脉搏。他刚想松开手,却被对方反握住了手腕,好看的有魔力的指尖搭在他还没愈合的伤口上。

 

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名字,现下又握着自己的伤口,如果不是世界马上毁灭,秦子墨足够死掉三十九次。他于是闭上眼睛,一副要杀要剐听凭发落的样子。

 

他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感觉手腕被拉高,然后碰触到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秦子墨的手腕得到了一个吻,秦子墨现在有点儿嫉妒自己的手腕。

 

对方放开了他的手腕,秦子墨借着舞池凌乱的灯光发现之前那个狰狞的还没恢复的伤口不见了,手臂内侧的皮肤光洁如新。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离奇,这一件反而没那么令他震惊。

 

突然不知道哪里的电子手表发出了第一声刺耳的倒计时,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人开始哭泣,有人原地祈祷,还有人发出绝望的尖叫。

 

秦子墨看向身边几乎整晚都没说话的那个人,对方把手上的佛珠褪下来套在他刚刚复原的腕子上,“我明天还想见到你。”秦子墨听到他这样说。


FIN

评论(24)
热度(107)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