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岳明辉酒吧楼上最后一间屋子,门上别别扭扭挂着一把上了锈的大锁。
“老岳,你楼上啥情况?闹鬼?”
有次李振洋喝多了在二楼员工宿舍睡了一宿,半夜起来放水,迷瞪瞪看到尾房上锁,吓得抱着枕头睁了一宿眼睛。
“没什么,”岳明辉仰脖吞下一杯烈酒,“屋里死过人。”
“啥?”李振洋本来醉红的脸一下退的死白,从高脚凳蹦下来。
“还死过不少,断子绝孙的。”岳明辉挑着眉毛刻意压低声音,看够了将近一米九的大模都如筛糠,才爆笑起来,“射了一屋子子子孙孙,可不都死里面了?”
卜凡适时递上一杯塞满柠檬片的伏特加,李振洋喝下去,舌尖先找回味觉,灼烧感从喉咙口延伸至胃袋,背后冰冷的感觉抖落一地。
“其实死的人不在那屋,”本来趴在吧台的秦奋不知道什么时候抬了头,指尖点了点岳明辉的胸口,“韩沐伯。”只说了个名字,就又一头砸上了吧台台面。
一直在擦杯子的卜凡没接话,绕出吧台默默架起酒鬼,往楼上背。
“妈的。”岳明辉笑着骂了一句,把吧台剩下的酒一一收回原位。

评论(14)
热度(13)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