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瑶墨] 秦子墨下了一个蛋

在跑步机上突发的沙雕段子
没头没尾别当真
私设他们五个住在一起
一句话泊秦淮



秦子墨疼了三天的肚子在某天早上起床时突然奇迹般地痊愈了,然后他在被窝里摸出了一颗蛋。

比鸡蛋小,淡绿色,还有几个不明显的褐色斑点,带着被窝里暖烘烘的温度。

“我下了一个蛋。”他在早餐的时候宣布。

左叶崽崽还在风卷残云般地往嘴里塞第六根油条,已经吃完饭的靖佩瑶在盘手串,秦奋和韩沐伯先行出发去了公司。没有人在意他的惊天发言。

“我,昨晚,下了,一个,蛋。”他一词一顿地说。

“墨哥你豆浆还喝吗?”左叶崽崽被油条噎到。

“给你。”秦子墨把碗推给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那颗蛋掏出来摆在桌子中间“这是我昨晚下的蛋!”他自我催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几乎嚷了出来。

“噗——”崽崽的豆浆喷了出来,靖佩瑶也放下了包浆的手串。

“我们最近都没上——”靖佩瑶难道露出了一个佛系震惊的表情。

“瑶哥闭嘴,崽崽还没成年!”秦子墨一手护住他的蛋一手把纸巾盒甩给左叶然后捂住靖佩瑶的嘴。

“子墨,我以为人类是哺乳动物。”靖佩瑶帮左叶擦干净了桌子,从秦子墨手里接过了那颗蛋。他把蛋对着灯照了一会儿,然而什么都没看出来。

“我之前肚子疼了三天,”秦子墨夺回他的蛋,看靖佩瑶点点头,继续说,“今天早上突然好了!然后我在被子里发现了它!”

“所以墨哥你就觉得这是你下的蛋?”崽崽擦好了衣服也加入八卦的队伍。他仔细端详着秦子墨的蛋,喃喃自语,“怎么看着有点眼熟?”说着把蛋放在桌子上,拧着劲试图让它转起来。

淡绿色的蛋不太配合,扭发了两下,颤悠悠地停了下来。

“是生的!”崽崽瞪大了眼睛,“真的是墨哥下的蛋!”

秦子墨一脸很骄傲的样子。

靖佩瑶一边盘手串一边心累,自己选的兔子,下了个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出了这么一段插曲,训练自然是迟到了。顶着韩老师的杀人视线,秦子墨油然而生一种支撑家庭的勇气。趁所有人不注意,秦子墨偷偷把大家的衣服堆在一起做了个窝,然后小心地把蛋放在中间藏好。

秦子墨训练做的三心二意。韩沐伯有心发作,又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开心,难得也频频出错,练到新学的动作时,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

“老韩!”秦奋第一时间收了动作去扶他。心疼地看到韩沐伯膝盖上磕青了一大块,二话没说架起他走向休息室。

唯一的凳子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大家的衣服,秦奋顾不上多想,把衣服扫到一边,把韩沐伯安顿好,转身去隔壁拿云南白药。

韩沐伯活动了一下膝盖,感觉问题不大,于是伸长了手臂去捡地上的衣服,然后摸到了一手黏糊糊的东西——“秦子墨!”

“怎么了嘛?”秦子墨甩着奶音跑过来,看到韩沐伯用两个指头捏着一件黑T恤,上门粘哒哒挂着黄色白色的不明物体。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一瞬间就红了眼圈。

韩沐伯的山东最佳问号脸碎成三百六十片,反射弧离家出走。

“伯哥你杀人了。”终于赶上热闹的崽崽一句话让韩沐伯更加发懵。

“靖佩瑶,你来说。”韩沐伯寄希望于唯一可能正常的弟弟。

靖佩瑶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他一上午自我洗脑的内容,“子墨今天早上给我下了个蛋。”

韩沐伯,崩溃。

秦奋带着药回来的时候休息室乱成一团:韩沐伯一脸崩溃兼嫌弃地捏着他的T恤不知道该不该扔,上面不知道什么粘液淋淋漓漓,秦子墨哭唧唧念叨着“我的蛋,瑶哥我的蛋”,靖佩瑶一边安慰他一边说着“没事儿没事儿,咱们今晚努努力再生一个”,左叶戳戳这个弄弄那个,一脸看热闹的傻乐。

感叹鹅团今天也是鹅飞鹅跳,秦奋放下云南白药,接过韩沐伯手上的T恤,团吧团吧扔进垃圾桶(“我的蛋啊”秦子墨又嚎了一嗓子)。两个人继续尝试拯救其他的衣服,无一幸免。

秦奋指尖沾上了一片浅绿色的蛋壳,“嗯?”,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不对,这是我的蛋。”

秦子墨猛地抬头,“明明是我今天早上下的蛋!”他眼角还挂着泪珠。

“这是老喵给我寄的野鸡蛋啊。”秦奋说着掏出手机点开微信语音,带着包邮区口音的女声说着“奋奋啊,妈妈看你瘦了,好心疼啊。妈妈给你寄了野鸡蛋,绿色的,特别营养,记得吃啊。”

“可是我今天早上是在被子里发现的…”秦子墨还想辩解。

“我昨天半夜在冰箱看到一颗有点小的蛋想煮来吃……”崽崽挠挠头,“被伯哥没收了。”

韩沐伯的反射弧终于从山东回到了北京,于是他点了点头。

“我肚子疼了三天,今天突然好了,就是因为这颗蛋。”秦子墨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韩沐伯长叹了一口气,“你睡觉空调开16度还踹被子,肚子不疼才怪。我昨天晚上没收了崽崽偷的蛋没来得及放回去就听到你在哼唧,给你盖被子黑灯瞎火蛋估计就是那时候滚丢的。”

秦子墨怪遗憾地低着脑袋,靖佩瑶心疼地捏了捏他的后颈。

危机解除,秦奋擦了擦手给韩沐伯的膝盖上药。左叶抱着塞满衣服的垃圾桶出去倒掉。靖佩瑶在一边拉着秦子墨继续安慰他受伤的小心灵。

今天的鹅团也是团魂满满,可喜可贺w

fin.





评论(62)
热度(439)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