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秦沐] 企业会计准则第36条(十三)

上一章问大家要不要让韩律师回来给小秦总过个生日,结果没啥人响应,那就不让他不回来了233

顺便这两天听直播,感叹当年写《快乐王子》的时候奶中了好多事情啊,非常有先见之明,骄傲脸www


(十三)八个小时高铁途中可以做些什么

尽管心里默默期待,不过月底确实没有什么能强行让韩大律飞回杭州的理由,提前十天秦奋乖乖回城东彩衣娱亲,跟满满一桌七大姑八大姨一起庆祝了自己的农历生日,然后正式生日当晚包下了钱江畔的一间酒吧,各路认识的朋友群魔乱舞到凌晨。

 

回家的出租车上,秦奋把相册里和微信上收到的照片挑挑拣拣,又稍微调了滤镜,在朋友圈发了九宫格。几个参加派对的朋友点了赞,秦子墨不知道玩儿游戏还是怎样熬着夜评论一句奋哥有好玩儿的居然不带我,后面还跟了个丧气的表情包。秦奋开了车窗吹着夜风酒醒了大半,干脆戳开秦子墨的头像大着舌头发语音:“你今天都没zu我生日快乐,我凭sen么带你玩儿,凭sen么?”

 

秦子墨秒回语音,果然还没睡觉,两个人幼稚地就“你为sen么不zu我生日快乐”和“我十天前不是跟你说过生日快乐了吗”来来回回发了不下二十条语音,司机师傅被吵的打了个急转向,秦奋晃了一下,给秦子墨撂下最后一句“等我周一上班收拾你”就锁了屏幕闭目养神。

 

第二天是周六,秦奋难得没被打扰睡到自然醒,结果解锁了手机,屏幕上提示的消息推送数量生生把他吓精神了。有昨天一起聚会之后在群里报平安发红包的,有晚睡或者早起看到朋友圈延迟说生日快乐的,还有忘记屏蔽的自家长辈们教育他过生日玩一玩儿还行平时不要耽误工作的,不一而足。

 

韩沐伯的一句“生日快乐。”简简单单夹在其中,如果不是特别留心差点儿就忽略了,秦奋戳进聊天界面,时间是今天早上八点半,差不多两个半小时前。删删减减最后只剩一句平淡无趣的一句韩律师周末怎么起这么早。

 

把微信短信连带朋友圈都回复了七七八八,还是没收到韩沐伯的回复。秦奋有点儿懊悔是不是之前的回复太无聊,又自嘲地自己现在心态活像偶像剧里的女子高中生。左右秋老虎余威尚在,家里又只有自己一个,赤脚踩下床,单穿了一条拳击短裤拉开满满当当的冰箱打算给自己做一顿不算早饭的早饭。

 

撕碎的白煮鸡胸肉拌在加了生鸡蛋白的面糊里摊成松饼,只用一点盐和黑胡椒调味,再配上切好的橙子和一杯冰牛奶,健康的不像话。抓过手机想着要不要拍一张发给老喵证明自己有好好吃饭又担心被念为什么不吃蔬菜。正犹豫着,来自韩沐伯的信息提示点亮了屏幕。难得传来的是一张照片,隔着高铁窗户模模糊糊拍到写着“宁波东”的站牌。

 

喝到嘴里的冰牛奶仿佛甜成了全糖的一点点奶茶。这人有没有意识到他到底做了什么?秦奋简直想打电话叫他现在下车,等自己飙车到杭州东,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高铁站见面。压着笑意打下一句“恭喜韩大律脱离苦海”又从跟秦子墨的聊天界面偷来一只扭着屁股举着花的丑不拉几的小怪物动态表情包贴上。

 

聊天界面上“正在输入……”的提示卡了很久,秦奋几乎能想象到韩沐伯脸上嫌弃的表情。

 

“好丑。”最终的回复正中下怀。

 

尽管恶作剧的对象并不在眼前,秦奋还是笑得很开心。又老一岁的唏嘘被聊天的愉快打了个稀碎,韩沐伯吐槽起项目见闻风土人情虽然话语简短但是针针见血,秦奋早年出国留学也算见多识广,两个人从福建的大雨聊到北京的暖气,从包邮区的口音聊到印度人说的英语,从高铁上不同始发终点站的零食包聊到秦奋最近在吃的增肌餐,直到手机提示只剩百分之二十电量,才惊觉手机已经在手里握的滚烫。

 

秦奋起身去找数据线充电还不忘捧着手机回复消息,幸好家里装修简单,从餐厅回房间一路都没有障碍。韩沐伯那边八成也是收到了手机的电量提醒,问了一句没耽误你什么事儿吧。奇怪秦奋就是能从白底黑字里看出点儿犹豫还有点儿他非常希望的不舍。

 

没有,真的没有。这样回复着,他干脆又窝回床上。至于餐桌上的盘子和杯子,它们早晚会变干净的。


TBC

借用happycow家的蜜桃戚风蛋糕提前祝大田生日快乐w

至于为啥韩律师选择坐高铁而不是飞机我们就当做是福建的大雨还没有停吧www

评论(22)
热度(37)

2018-08-11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