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卜奋] Nothing on you(五)

被感冒大魔王打败,堵着鼻子打不出喷嚏,哭唧唧TvT

以及写大田老韩互相抬杠真的超愉快www


正文


郑锐彬跑了一趟回来差不多冻成根冰棍,给大家挨个分了酸奶,嚷嚷着晚上要吃个福建人补一补,唯一的福建人小鬼整个下午都安静如鸡,四点钟一到夹起电脑就直接开溜。

 

秦奋保存好文件点了关机,看白飞飞还坐在位子上没动,好奇问了声Katoo你怎么还不走,大男孩儿哭丧着脸把蓝色的“正在更新(86/1763)请不要关机”电脑屏幕展示给他看。用mac 的秦奋不厚道地笑笑,说先去吃饭,回来再取电脑。

 

才四点钟吃的哪门子饭,心怀鬼胎的两个人一路晃出校园,回过神已经到了韩沐伯母校。

 

“兜里揣的什么,拿出来,看你鬼鬼祟祟一路了。”秦奋笑着指指白飞飞鼓鼓囊囊的羽绒服口袋,后者献宝似的掏出一盒酸奶,后勤部三个红字怪显眼的。

 

酸奶被白飞飞攥了一路,都快温乎了,秦奋还是喝的挺开心,看对方眼巴巴的样子,挑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跟他交换了个腻呼呼的吻,“谢谢啦”。白飞飞被吓得一愣,站直身子,慌忙转圈看了一眼没被发现才放下心来。

 

散步的终点是校园里那片有名的湖,去学生志愿者那儿租了冰鞋,两个人跌跌撞撞加入了滑冰大军。今年北京冷的实诚,冰也冻的结实,秦奋朋友圈里半个月前就有人来这里打卡,今天总算得偿所愿。

 

白飞飞个子高,动作却算不上协调,加上天然冻成的冰面不算平整,秦奋在他身后看得心惊胆战,不过也不算坏事儿,“行啦,手给我”,加紧撇了两步来到他身边,数理研究所票选理想男友第一名伸出冻的有些红的手。

 

严丝合缝的十指相扣,渐暗的天色里,老流氓和小留学生都悄悄红了耳朵。

 

磨磨蹭蹭直到志愿者第三遍催着还冰鞋,两个人才意犹未尽地滑回冰湖入口。在早前韩沐伯推荐过的米线店吃过晚饭,回到编辑部发现白飞飞的电脑还没更新完。理工男之间无意义的操作系统之争最终以白飞飞中文表述不过关认输告终,不过吵赢了的秦奋还没来得及得瑟就被对方亲的只剩喘息的余裕。

 

“哥哥……”白飞飞的嗓音有点儿哑。

 

“想都别想!”无视小男友的狗狗眼,秦奋费了点儿力气从对方怀里挣出来,饶是厚脸皮如他,对于在编辑部啪啪啪还是敬谢不敏。

 

白飞飞的电脑屏幕终于暗了下去,秦奋如释重负,催着他赶紧收拾东西回家,“我还得回去看看矿机怎么样了。”

 

用周末一起打游戏煮火锅安抚好一脸不情愿的男朋友,秦奋骑着共享单车回了物理组。

 

对门办公室还亮着灯,敲敲门果然看到韩沐伯对着一屏幕的英文咬牙切齿。

 

“进展怎么样了?”秦奋查过矿机和服务器还算稳定,拉了把椅子坐到韩沐伯旁边。

 

韩沐伯在参考书上用铅笔做好标注夹上书签,才抬起头,“还算顺利,除了英语实在要命。”

 

“现在就这样,真去美国呆一年你可怎么办啊,韩博士。”秦奋用手指比着数字九十,被韩沐伯用演算纸糊了一脸。

 

“不留北京就少说风凉话,”韩沐伯起身给保温杯续了开水,“过两天把你男朋友借我用用。”

 

“韩老师,你不能因为佩瑶不在北京就惦记我男朋友啊,不借!”秦奋说着还很戏精地护住了胸。

 

韩沐伯扶额叹气,真不知道跟秦奋一起考上博士是自己太笨还是对方太聪明,“我是说过两天我论文写完了让他帮我顺一遍。”

 

“这么信任人家?数学和气象学可没隔多远。”秦奋抢了他的保温杯,又想起里面刚刚灌的都是开水只好又给放回去。

 

“不是你男朋友?”韩沐伯不在意,“大不了给你家老喵打电话说你又谈了个男朋友,人品还不怎么样。”

 

严格来说两个人都是双性恋,秦奋家里纵着他恋爱谈了一场又一场,就是笃定了他毕业肯定要回包邮区听家里安排好好结婚生子。被拿了七寸,秦奋只好举手认怂,保证韩博士论文一完成就把自己对象洗刷干净送来数学组。

 

韩沐伯跟他扯够了,挥挥手撵人,重新翻开没读完的参考书。秦奋也不多讨嫌,晃着一颗颜色鲜艳的脑袋出了办公室,想了想戳开白飞飞的微信。


TBC


原本想让他俩去北海滑个冰,然后租个小冰车结果长手长脚谁都玩儿不了,没想到随手一搜未名湖也可以滑冰。

在北京上学真好啊www

评论(21)
热度(12)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