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一个没头没尾的短打小段子送给 @切皮皮 


无耻地花式催文www






[维光] 深夜诗人


 


许含光扯着长发挫败地放下了原子笔,前天撸着佛佛突然来了灵感冒出一段歌词,结果谱曲过程异常艰辛,副歌的旋律已经卡了整整两天。拉开窗帘,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个彻底。


 


随手抓了件外套,给佛佛填上一把猫粮就踩上人字拖下楼透气,也不管现在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两点。


 


亚热带温暖湿润的风灌满宽大的外套,木质鞋底和沥青路面磕出“哒哒哒”的声音,沿着门前长长的坂道下行,路过脱了色的自动贩售机,喜欢的饮料刚好售罄,摇摇头继续向下走。


 


路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间小小的咖啡馆,明明后半夜还滑稽地亮着一盏风灯,一边笑着哪有傻子会半夜不睡觉来喝咖啡,又想到自己可不就是如此白痴,干脆推开了纸门。


 


柜台里面是个穿工装裤的男孩子,板着脸样子有些凶,看到他含含糊糊地道了声“欢迎。”


 


菜单不算长,许含光点了杯低因的拿铁,对方点点头记了账,有些犹豫地开口,“店里的甜甜圈很好吃,要不要试试看?”


 


许含光有点儿意外地看着眼前的酷仔,天生带笑的眼睛看得对方红着脸低下头,“谢谢推荐,可惜我不喜欢甜食。”


 


“哦。”对方有点儿遗憾地回答,然后熟练地烧水摆好虹吸壶。


 


许含光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低着头摆弄颇为复杂的设备,末了还给咖啡拉了个花。


 


谢绝了对方递过来的方糖罐子,简单把咖啡搅搅匀,一口气喝下去满满是治愈的奶香和咖啡醇厚的味道,“很好喝,谢谢你!”许含光把喝空的杯子递回吧台,对方也低声回了句谢谢。


 


推开纸门,抬头看到夜空里的星星,许含光突然找到了走失两天的灵感,轻轻哼出了一段旋律。




FIN

评论(3)
热度(12)

2018-08-09

12  

标签

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