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秦沐] 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十二)

中年人感觉隔天更新一次比较养生,这章好像稍微有点儿进展了,开心www



(十二)卖队友不需要遵守基本法

韩沐伯和靖佩瑶两个人在杭州恼人的雨季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访谈,处理好了有限公司期间的历史沿革问题,带着电子底稿飞赴了下一个项目。

 

券商和会计师们还留在现场跟产能利用率、行业政策信息还有资产负债表死磕,秦奋却没了早先一天跑三遍证券办公室的兴致。中午吃饭的时候,李俊毅问起好久没见两位律师,秦子墨盛了一勺醉泥螺头都没抬接了一句瑶哥好像正在武汉看海,说着笑嘻嘻翻出手机朋友圈里靖佩瑶今早发的小视频。

 

秦奋摸出手机偷偷戳开韩沐伯的头像,最近一条还是三天前转发的公众号《小议股份发行“同股不同价”问题》,不知道是行业前沿还是戳了哪家客户的痛点。想了想,没忍住发了条微信过去“听说武汉可以滴滴打船了?”

 

对面消息回的很快,“是啊,早上佩瑶和我请假说去不了客户现场,我让他留在酒店办公了。”

 

秦奋打了一半的注意安全只能删掉换成新问题“你把靖律师一个人扔在武汉了?”

 

对面等了一会儿,发了一条小视频,画质很糟糕但是内容惊人,轰连一片的大雨裹挟着暗黄色的石块泥浆和葱绿色的草木枝桠从高处向低处滚落,是山体滑坡。

 

秦奋一连发了七个感叹号过去,“你在哪儿?”

 

韩沐伯报了个没听过的地名,秦奋切去百度查到是闽江源的一个县城,先问对方安不安全,再问怎么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

 

同桌的券商保代叫了秦奋好几声,他才意识到自己午饭还没吃完,看了眼聊天界面韩沐伯回答滑坡的地方在山里,离城镇还有一段距离才放下心来,歉意笑了笑继续吃饭。

 

对于为什么跑那么远韩沐伯只回了简单的三个字“看项目”,秦奋知道分寸,也没再问,专心吃饭。

 

秦奋不是财务出身,虽然过了CPA但是也仅限于掌握常识能看账册,老秦总本来也不打算让他做一辈子董秘,早就物色好了靠谱的财务总监。是以,这个阶段,两家中介机构连带财务部忙到人仰马翻,他却可以按时下班。

 

他最近都住在公司附近,美其名曰方便随时往返公司保障项目进行,老喵心疼他一个人住在城西,隔三差五叫同城的某马鲜生送货上门,誓要填满宝贝儿子的双开门大冰箱。秦奋早年出国,多少也能自己动手填饱肚子,为了不浪费食材,干脆把冰箱里的各式蔬菜外加一颗苹果都切了丁跟咖喱块一起丢到锅里煮,焖上米饭,再煎一条鸡腿,满满一盘吃到大汗淋漓。刚把餐具丢进洗碗机,手机微信“叮”的响了一声。担心公司有事,顾不上还没擦净的炉台,赶紧刷脸解锁。

 

是韩沐伯发来的一张图片,看起来让人不是很有食欲的带皮肉类,从没处理净的体毛推测应该是猪肉,摸不着头脑秦奋发了个尼克扬的问号脸过去。

 

“客户找猎人买了半只野猪,”韩沐伯短短的回复让秦奋脑补了各种生猛的画面,“不算难吃。”

 

大概真的是山里的生活太过无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居然聊了起来。秦奋收拾好了厨房,从酒架上取出上次没喝完的大摩18,腾不出手凿冰球,直接就着一坨碎冰倒进酒杯,笑着看韩沐伯吐槽这次的客户有多奇葩。

 

农业类企业想要上市本来就壁垒重重,地方上的小企业运营又不规范,尽调下来全是漏洞,偏偏因为律所领导还有合作券商的关系必须要做,韩沐伯的焦虑透过貌似幽默的话语丝丝缕缕展现出来。秦奋吞了一口威士忌,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向自己倾吐这些,有些心疼又忍不住庆幸。看对方的意思,这个项目是非要接手不可,既成事实不能更改,想要安慰对方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徒劳地翻着有限的微信表情包,不知道哪一个能够逗对方开心。输入的文字也矫情地删了又删,只恨自己不是秦子墨那个逗比。然后突然福至心灵,从手机相册扒拉出两张照片,点击原图发了过去。

 

照片里是秦子墨从苏州回来交的检讨书,不愧是正统文科生,写的引经据典真情实感声泪俱下,秦奋当时看完止不住大笑,本想板起脸训他两句,最后也只是大力捏了两下皮猴子表弟的脖子。

 

韩沐伯那边回了一排省略号,再没后文,秦奋不知道对方是突然接到任务开始加班还是怎样,忐忑了一晚,剩了半杯酒也索然无味只能泼掉。

 

第二天韩沐伯倒是早早发来微信道歉,原来昨天跟客户应酬,被灌下两瓶劣质红酒,回酒店之后借着酒意跟秦奋大倒苦水,结果天没聊完就不争气地断片了。

 

秦奋想起他上一次喝醉酒之后白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对比昨晚微信上的絮絮叨叨,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TBC


费城网红店happy ever after的jumbo smore,看着糙,然而真的好吃!朝五晚九里面瑶瑶墨墨小叶子他们在阿拉斯加吃的就是这个:消化饼干,Nutella巧克力酱加一大颗棉花糖,喷枪烤一下~冬天吃不要太幸福!!!

时间线写到八月了,韩大律要不要回杭州给小秦总过个生日呀www

评论(37)
热度(34)

2018-08-08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