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卜奋] Nothing on you(四)

甜不过泊秦淮正主,只能搞搞冷cp创作www


正文


转天又要去编辑部报道,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关于脱团两个人默契地都没有声张。不过,想装作兄友弟恭地毫无瓜葛也有点儿太过为难白飞飞。

 

“哥哥,这个citation我怎么找不到?”白飞飞装模作样地捏着一页纸来到秦奋工位前,一手撑在椅背上,另一手点着桌子上的A4纸,一九二的身高几乎把后者完全笼在影子里面。

 

秦奋懒得吐槽他拿气象学论文给自己这个物理博士生看,打开cnki才打了两个关键词就搜到了被引用的论文,挑着眉毛看向白飞飞,后者一脸求知好学的诚挚表情,不知道是真的呆还是演技太好,“还不习惯国内的数据库吧?”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

 

“是啊,哥哥,学校数据库用久了。”说话间,手掌已经从椅背上挪开。北方室内的暖气很足,秦奋脱了羽绒服里面是件浅粉色的加绒帽衫,领口和同色系的短发之间,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白飞飞的手就罩在上面。

 

“嘶——”白飞飞手凉,秦奋倒抽了口气,捣乱的某人只能悻悻地缩回手,带着打印纸缩着尾巴回到原位,拎起位子上的白瓷茶杯,接了一杯开水。回到位子上打两行字,用指尖戳一下杯子,被烫到了缩回手再打两行字,如是循环。

 

秦奋的位子在他斜后方,偶尔抬头就看到他简直莫名的行为,不知道这傻孩子被烫的龇牙咧嘴是图的啥。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哥哥,你再帮我看一下这个citation是不是写错格式了?”这次白飞飞的手直接覆上他的皮肤,指尖温暖,像是过于柔软的加热贴,一下松一下紧地按摩着有些酸硬的颈椎。秦奋得寸进尺地向后贴上椅背,把对方好心帮忙的手挤在椅背和身体之间,语气还是一本正经,“这里标点符号应该是英式而不是中式,斜体和下划线也搞错了。”圈圈改改很认真的样子。

 

白飞飞左手动弹不得,修的短圆的指甲用很小的力道挠了一下,“果然是这样啊,谢谢哥哥。”

 

秦奋挑眉看着他,没出声问道,想怎么谢我?

 

白飞飞抽出手,双手捏上他的肩膀,颇为狗腿地捏了起来。

 

郑锐彬起身活动坐酸了的腰正看到这一幕,想要开口吐槽,但是两个人表情实在坦荡,一派跨国界跨专业好兄弟的和谐景象,只当是编辑部大团结,冲他俩欣慰地点点头。

 

秦奋没忍住,埋头笑了起来,颜色鲜艳的头发一抖一抖,活像幼儿园门口老太太卖的染色小鸡崽,白飞飞壮着胆子上手揉了一把他的短毛,赶紧闪身又回了座位。

 

中午吃过饭,小鬼招呼大家去隔壁活动室打桌球消食,七八个人围着台子站了半圈。云哥和豆子举手要求围观,退出战圈靠墙看热闹。白飞飞捏着刚刚点外卖送的橘子也站在了一边。

 

“诶,Katoo你不玩儿吗?”小鬼蹦着高咋呼。

 

“个子太高,刚吃完饭窝着难受。”不着痕迹地炫耀了身高,扒开橘子,掰了大半个递给旁边的妹子们。

 

“你就站在此地不要动!”小鬼妄图使用留学生听不懂的伦理梗,奈何白飞飞虽然不知道,但是看到秦奋笑得牙不见眼,猜出大概不是什么好话,吞掉剩下的橘子,卡着小鬼的脖子挠他痒痒,后者挣扎着只能大喊饶命。

 

把橘子皮顺着小鬼的衣领往里塞,解了气的白飞飞又回到墙边。编辑部的几位大概是经常过来消食,清掉一整张台子甚至还有几个人没摸到杆。

 

“奋哥,敢不敢赌一把?”郑锐彬一边擦着巧粉一边问道。

 

“赌什么?”秦奋拽着帽绳,大概猜到了赌约。

 

“一杆清,输的人请大家喝东西。”他本来想讹一顿晚饭,但是他和秦奋胜率五五开,为了钱包考虑,比较保守。

 

“我都一学期没碰杆了,你好意思吗?”秦奋笑着抬杠,郑锐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俯身击出第一杆。

 

结果秦奋赢了,无视掉墙边某位大个子崇拜的眼神,很豪气地拍了拍郑锐彬的肩膀,“我就替大家谢谢你了,我想喝食堂的酸奶。”

 

两个妹子也笑眯眯地表示要喝酸奶,其他几个人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附和,只有刚来的白飞飞不明就里,云哥好心地答疑,她们要的是学校后勤自制的酸奶,口味非常纯正,不过想喝必须横穿校园去生活区特定的食堂才能买到,不支持外卖下单。

 

郑锐彬咬牙切齿,点了遍人数,用粤语低声说了句什么,踏入冷风中。

 

白飞飞挤开小鬼,挂在秦奋身上,接过他们刚刚的话头,花式彩虹屁秦奋的球技,秦奋笑着嗯嗯啊啊应了,拖着人形挂件跟大伙一起回编辑部,翘首等待着心心念念了一学期的酸奶。


TBC



评论(7)
热度(11)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