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秦沐] 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八)

没想到还有人记着这篇OTL

来填个土,这期韩律师下线www


(八)偶尔也有意外收获

 

周一早上,韩沐伯接了一通电话,中午就飞去了广东。

 

秦子墨放下已经发热的座机话筒,长出了一口气,moleskine上长长的待办事项都都被划掉了,轻松的有点儿不真实。起身去办公室角落翻了一包薯片出来,锁上办公室的门,偷偷打开了某大型同性交友网站。

 

愉快地刷了弹幕看完一集新番,秦子墨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惊恐地发现秦奋在二十三分钟里给他打了四个电话,深吸了三口气,鼓足勇气拨了回去:“喂,奋哥……”

 

“我在开车,还有两个路口,你给小食堂打电话准备五个人的午饭,一点钟到,餐标人均二百,中午我爸和鹿总一起从上海过来。”想到那个投资了六十几家公司给自己增加了无数工作量的职业投资人鹿总,秦子墨磨着牙答应下来。

 

秦奋回来的时候秦子墨还在跟大厨讲电话,跟对方不住赔礼临时增加工作量,不过幸好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夏天食材丰富也不至于捉襟见肘。放下电话,秦子墨感觉脊背生寒,果然远房表哥一只大手捏着他的后颈,“秦子墨,你上午是不是又摸鱼不看手机?”

 

秦子墨赶紧卖乖求饶,举手发誓以后一定二十四小时全天开机,保证第一时间收信。秦奋不解气,手指尖一下一下戳着他的太阳穴。秦子墨浮夸地嚷着“奋哥饶命”。

 

两兄弟闹的正欢,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靖佩瑶推着行李箱走了进来,有点儿诧异地看着俩人,咳嗽了一声。

 

秦奋站直身子,怪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靖律师来了啊,今天开饭有点儿晚,肚子饿可以先把秦子墨吃了。我还有文件要签,先走了。”没等靖佩瑶反应过来,就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靖佩瑶呆了呆,没多说话,走向自己的工位。秦子墨突然意识到还没给靖佩瑶订酒店,赶紧拿起电话给行政和厨房分别打电话。

 

老秦总、李俊毅、鹿总和助理加上秦奋还有状况外的靖佩瑶坐了一桌。靖佩瑶低头专注面前的一盘青笋炒金针菇眼观鼻鼻观心地听鹿总和老秦总讨论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最近又投资了什么项目,祈祷着千万不要再加新的关联方了。

 

一盘菜吃的差不多,靖佩瑶伸筷子从家烧黄鱼里挑了一块年糕,用茶水涮去鱼腥,正准备吃,发现另几位都盯着他看,于是也瞪着大眼睛,停下了动作。

 

“靖律师要不要再给你加盘青菜?”李俊毅说着把桌子另一边的烧冬瓜换到靖佩瑶面前,顺便给状况外的几位大佬解释,“靖律师信佛,不吃荤。”

 

包邮区的生意人普遍信佛,客户家每年有固定一笔的营业外支出给灵隐寺作香火钱,听闻靖佩瑶信佛又看到他腕子上黑亮的手串,老秦总和鹿总看他的眼神都多了几份赞许。

 

李俊毅礼貌性地关心了几句靖佩瑶的年龄籍贯有没有女朋友,没想到一边的鹿总听说他单身居然很开心地表示自己女儿刚回国也在北京工作,还没有男朋友,问靖佩瑶要不要认识一下。

 

靖佩瑶惶恐地表示自己现在工作实在太忙,全国各地飞,还要加班,实在不适合谈恋爱,李俊毅和秦奋帮忙打着哈哈把话题岔了过去。

 

吃完饭,老秦总和鹿总他们又去看新的项目,秦奋勾着靖佩瑶的肩膀回办公室。还没走到办公楼,手机“叮”的一声,鹿总居然真的把女儿的微信名片推送了过来。

 

“怎么办,靖律师,是不是等到来年补中报就可以看你填关联方调查表了?”秦奋晃着手机撩闲。

 

靖佩瑶把檀木佛珠放在右手细细盘着,慢悠悠开口,“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您得再雇三个秦子墨才够理我的关联方。”


TBC


网红的珍珠奶茶蛋糕,一刀切下去奶油滑下来的样子真的很有食欲(就是拍的不好看)

之前在南方做项目的时候,项目公司老板的独生子看上了现场的会计师妹子,怪好玩儿的,欺负一下瑶瑶233

评论(28)
热度(30)

2018-07-27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