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卜奋] Nothing on you(一)

喝多了脑子浆糊的产物,预感又要掉粉,我TM怎么从一个卜洋、秦沐玩家拧巴成了卜奋、瑶沐的啊233

剧情联动 BOOM CLAP (五),带了小一班和DS98的妹子们客串。

CP是卜奋和瑶沐,因为bff的人设洋气到ooc,所以这里和BOOM CLAP一样改称白飞飞Katoo. 

大田老韩是撞号好基友,不是cp,介意慎入。

是个破镜重圆的故事,等剧情追上BOOM CLAP的进度就去更那边www

哀嚎一声我什么时候才能用一个故事就把剧情讲明白啊_(:з」∠)_


正文


Beautiful girls all over the world, I could be chasing but my time will be wasted.

They got nothing on you baby.

Nothing on you baby.

 

(一)

秦奋进编辑部的时候,只有郑锐彬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奋哥,新发型不错”,就转身继续和其他人一起围着一个没见过大个子叽哩哇啦。

 

秦奋远远跟他比了个中指就拎着电脑包走到角落的工位,拿出消毒湿巾仔仔细细擦了一遍一个学期没用过的桌子,然后掏出电脑连上Wi-fi开始看体育新闻。

 

体育新闻看了七七八八转到财经频道,刚看到又有P2P平台爆雷跑路,桌子就被人敲了敲,是郑锐彬带着刚刚那个大个子,“奋哥,这是新来的实习生Katoo,今年大三,但是已经提前拿到UCB直博的offer”,说完指指秦奋,“这是奋哥,本科是我们学校的,不过毕业之后为爱奔赴北四环硕博连读,今年博二,整个编辑部最老没有之一。”

 

秦奋站起来,笑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郑锐彬你长本事了,月底别找我借钱”,说完转过头打量眼前比自己高出大半头的实习生,短茬的头发两侧剃青,抿着嘴有点儿生人勿近的意思,“欢迎,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来找我问。”

 

“诶,好,谢谢哥哥。”实习生有点儿滑稽地点头,咧开嘴露出一个有点儿傻气的笑容。

 

秦奋暗自纳闷这国际友人为啥说话跟韩沐伯似的带一股海腥味儿,对面孩子大概是看到他皱眉的样子,开口说道,“哥哥,我是中国人,16岁上完高中才出去的”,说完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我大名……叫,白飞飞。”

 

噗嗤,秦奋和郑锐彬一起不太厚道地笑了出来,名字和外形极度不符的孩子更加别扭地挠着头上的短毛。

 

安顿好刚入职的新人,郑锐彬跟着几个编辑部的熟人把秦奋围了一圈儿,交换一学期没见的八卦。

 

“奋哥,又一学期了,拿下对门帅哥没?”短头发的女孩子率先开口。

 

“不是,我都解释了多少遍了,我和老韩真的是好兄弟,高山流水伯牙子期的那种!”秦奋简直气结,当年他和韩沐伯双双拒绝本校保研考去中科院研究所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被好事者津津乐道这么多年,YY两个人感情生活的帖子至今在学校论坛飘红,早知道会这样他宁肯放弃找自己的学界偶像当导师接受本校的招安。

 

“从兰桂坊打车去半岛酒店开房的好兄弟?”编了一脑袋脏辫的小鬼不甘示弱。

 

“这事儿打住,我都说我了我和老韩不可能!”秦奋深刻怀疑自己62的头围就是被这帮不懂事儿的学弟学妹们气大的,“何况老韩新换了男朋友,你们乱说话小心挨揍。”

 

几个人听到这话眼睛更亮,被秦奋一句“有本事自己找老韩八卦”给轰走。韩沐伯离开五道口多年,宇宙中心依然有他的传说。秦奋自愧不如。摆正被八卦小分队弄乱的文具,抬头对上白飞飞看过来的视线,秦奋倒是不介意被出柜,坦坦然然看回去,对面小朋友反而怪不好意思地红着脸低下头。

 

毕竟是刚刚熬过期末,编辑部里面一派懒散,郑锐彬和倪秋云把积压的论文按专业方向分了分,跟假期的日程表和分组一起传到了工作群里。秦奋打开其中一篇,看简介内容不算复杂,先拖进查重软件比对起来。

 

午饭随便叫了外卖,下午还没到四点,几个跟秦奋比较熟的学弟学妹开始装模作样地凑到他跟前问他有没有想念宇宙中心的美食。考虑到要有吃有喝,并且充分尊重出钱的这位处女座洁癖男,编辑部寒假第一次聚餐最终敲定了一家墨西哥餐厅。

 

一顿饭从五点半足足吃到了十点半,秦奋充分怀疑要不是顾忌门禁,这群人还能再喝掉三瓶龙舌兰。嘱咐好男孩子们把女生送到宿舍楼下,秦奋打算找辆小黄车骑回学校,却发现身边还剩了一个白飞飞。

 

“怎么没跟他们一起走?”刚刚吃饭时候才知道这孩子居然跟秦子墨同年同月同日生,秦奋一边感叹着外国的水土果然更适合长个儿,一边油然生出一种当哥哥的自觉,好吧,其实对上整个编辑部,他都是那个操心的角色。

 

“我住校外,”白飞飞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张酒店的宣传卡,“手机没电了,师兄能帮我导航一下回去的路吗?”

 

秦奋想说刚刚饭店就有充电宝,然后意识到这孩子手机上恐怕连支付宝都没有,更别说信用积分。算了,个子再高也是弟弟,认命地打开导航,输入酒店地址,距离不算近,一来一回自己今天是真的赶不上门禁了。

 

到底是高中就能出国的留学生,白飞飞住的是离学校不远高档小区的长租公寓,月费相当可观,大概是能让韩沐伯肉疼的程度,秦奋这样想着笑了起来。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白飞飞不知道自己哪句话逗笑了这位师兄。师兄这个词是今天下午小鬼教的,他说五道口大家都是这么叫人的,就算不是一个学校的,也亲近。

 

寒假实习算是临时起意,小鬼去年夏天来UCB读夏校,跟他在篮球场结识,回国之后也一直有联系,听说他的打算,帮他把准备好申请材料直接交给郑锐彬,事情顺利解决。他在UCB的时候也参加过校刊编辑,不过工作几乎都是靠邮件展开,并没有这样热热闹闹的环境。

 

秦奋走在他前面半步的地方,握着手机时不时看一眼导航,门禁的时间已过,学院路上只剩续摊的鬼佬们,哈着白气手舞足蹈。眼看有个酒鬼两腿画着圈儿要撞上低头的秦奋,白飞飞拽了一下他的袖子,橘粉色的后脑勺就从视线左前方晃到正前方。

 

“前面拐个弯就到了。”秦奋是南方人,在北京好几年还是学不会儿化音,加上喝了酒,说话含含混混的。

 

白飞飞看到眼熟的楼体广告,憋了一晚上的话还是没忍住,“师兄,他们上午说你喜欢男的?”

 

“别听他们瞎说,我和老韩,韩沐伯,算了你也不认识,没什么关系。”仍然专心找路,没太在意地回答。

 

“那你喜不喜欢男的?”身后的大个子还是很执着。

 

秦奋没接话,停在红灯的路口,转过身抬眼看他。路灯很暗,他的眼睛却很亮。

 

“师兄,你能不能,跟我谈个恋爱?”

 

“十五个小时时差,算了吧。”绿灯亮了,秦奋转过身,白飞飞借着身高优势赶紧跟上。

 

“我还有五十天回美国,我们就谈五十天。”


TBC


ps. 没在北京上过学,北京各高校之间互称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这个说法来源于早年看过的一篇原耽。

评论(13)
热度(24)

2018-07-26

24  

标签

卜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