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瑶沐] BOOM CLAP 知错就搞(八)

本章大概挺虐的……对不起_(:з」∠)_


正文


港大的生活很充实,韩沐伯习惯了在闷热的天气里爬着长长的上坡从宿舍去图书馆,路上跟靖佩瑶视频聊天。六月的北京和香港一样多雨。

 

给他做推荐人的师兄比他年长很多,娶了香港女人做了上门女婿,周末常邀他来家喝汤或者出门爬山,韩沐伯则会帮忙纠正师兄家的小朋友讲普通话。

 

“韩生,你来港也有些时日,论文有无头绪?”师兄听闻过韩沐伯的论文风波,怕惹他伤心,措辞颇为小心。

 

韩沐伯点点头,提了一个思路,师兄点点头,提了两个问题,两人有来有回一个多钟头,思维导图画了好几张A4纸,居然理出了论文大纲的雏形。师兄问他论文还差几分,韩沐伯思索片刻报出了个还算不错的数字。

 

“加油!”师兄拍拍他的肩膀赞许,书房门外传来敲门声,是菲佣端来清火的丝瓜响螺汤。

 

CLAP CLAP CLAP

 

韩沐伯在师兄家用过晚饭,带着满满笔记的几张纸直接坐地铁去了图书馆。把思维导图转换成论文提纲,再登录数据库查阅了几篇最新的学术论文,活动僵硬的肩膀颈椎,看时间居然已经半夜,赶紧给靖佩瑶发去迟到的晚安微信,不过对方没有回复,估计是已经入睡。

 

习惯性地登录内地的邮箱,收件箱最新一封邮件是半小时前刚收到的。全英文的邮件,措辞官方而严谨,发件人是曾经投稿过的杂志社,说有匿名人士举报新近刊载的论文涉嫌抄袭他的投稿,问他是否愿意协助核实事情真相。

 

把邮件仔细研读三遍,骑虎难下四个字浮现在韩沐伯脑海。

 

他把邮件分别转发给美国的大师姐、刚刚见过面的师兄和大概已经休息了的院士,怕不稳妥又分别用手机给三人传去简讯烦请他们尽快查收邮件。做完这些,拿着手机对着屏幕,把邮件正文拍照微信发给了秦奋。

 

结果第一个打进电话的是秦奋。

 

韩沐伯反锁好小自习室的门拉下百叶窗,塞好蓝牙耳机,秦奋南方口音急吼吼地传来,“卧槽,老韩,是谁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儿?”

 

韩沐伯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是靖佩瑶,至于秦子墨和Katoo参没参加我不确定。”

 

耳机那边秦奋用方言说了几句,韩沐伯听不懂,不过估计不是好话,“那你准备怎么回邮件?”

 

韩沐伯难得沉默了,秦奋以为信号不好,“喂”了两声,才听到他用略显疲惫的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把邮件转给老板还有师兄师姐了,等等看他们的意见。”

 

秦奋陪着韩沐伯一起沉默了,他其实知道靖佩瑶和秦子墨和远在美国的Katoo有一个信息颇往来为繁忙的微信讨论组,甚至在Katoo和秦子墨蹩脚套话时装作没意识到地透露一些与韩沐伯论文写作相关的信息,他和他们一样天真地以为正确的就该是正义的,直到看到那封邮件。

 

象牙塔外另有一套自己的运转规则,他们简单的是非观念如此不堪一击。

 

大师姐的邮件打断了两个人的沉默,韩沐伯说了声回头联系就切断通话。邮件中,师姐先向韩沐伯道歉说论文一事她其实早就知情,因为这位主编还兼任她就职学院的主任,曾找她二次翻校论文中引用的中文内容。彼时她不知道论文原作者是自家师弟,只道是不知国内哪家的倒霉博士被选中做了垫脚石。心里也不是没有挣扎过,但此人掌管学院包括学术和录取在内的一应事务,她只能屈从。对于这封邮件,无论承认指控与否,对于她和韩沐伯,都将非常不利。她今天最后一节五下课,国内时间八点以后都可以和院士、韩沐伯以及他们认为合适的相关人员一起开电话会商讨对策。

 

韩沐伯回复邮件,郑重谢过大师姐,约定院士回复后第一时间跟她联系,请她务必先设法保全自身。

 

点击过发送键,韩沐伯向后瘫在椅子上,电脑桌面上码好不久的新论文提纲仿佛一个天大笑话,他摁住Ctrl和A键,全文删除,然后又撤销,如是反复,液晶屏幕闪烁变化。

 

如果此时此刻真的可以看到神明,韩沐伯简直想大声质问对方,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然而神明已死,查无此解。


TBC


还没虐完,明天继续。

评论(25)
热度(23)

2018-07-24

23  

标签

瑶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