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泽寰阿姨 —

[瑶沐]BOOM CLAP 知错就搞(五)

这一章为韩老师正个名www知心哥哥秦大田上线233


正文


从杭州回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更亲密了一些,在只有物理组姓秦中人的私下里,韩沐伯和靖佩瑶两个人用更多的肢体接触和更频繁的亲吻致力于伤害两条单身狗的眼睛。

 

寒假不久到来,韩沐伯和老板商量留校,准备写一篇新论文投稿SCI,大纲已经打好,开学前完成,一万字全英文,算是学术前沿,比较容易发表。正好老板说有学术会议撞了行程,让韩沐伯和博后师兄替他去不太重要的那场。

 

靖佩瑶第一年来北京上学,家里念叨得紧,就算再不舍得跟男朋友异地也只能回家彩衣娱亲,再三保证过完年就第一时间回来,韩沐伯笑笑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

 

秦奋在五道口某高校的编辑部找了一份实习,顺便跟同来实习的小留学生谈起了恋爱,偶尔在宿舍楼看到韩沐伯,都要刺激他一句“我明天去约会”作为前段时间的报复。

 

韩沐伯的英语算是短板,托福考了两次分数都只有一百挂零,全英论文对他来说难度不小,拿老板的权限借到参考书目后,就整天窝在数学所办公室写论文。吃饭靠外卖,唯一的活动是每两个小时起来一次去物理组看看秦奋的矿机有没有过热跳闸。

 

靖佩瑶回家只用一周就见遍了亲朋好友第二周开始无聊,不满于韩沐伯每天只有早晚安问候,又怕打扰他家韩老师的论文大业,下单了一台手机支架直邮数学组办公室,让他写论文的时候把手机架在一边开视频自己远程陪同。韩沐伯笑他把自己当电子宠物,与其看自己写论文还不如去直播平台看小姑娘唱歌跳舞,不过签收快递后到底还是心软调整手机角度方便小男友在山西监督自己的论文进度。

 

临近春节,韩沐伯终于把论文初稿完成,想着拜托秦奋的新男友帮忙做一下校对,于是发微信问他节前有没有时间约饭,可以带家属。秦奋秒回了个OK,又发消息说男朋友已经先行回家过节,校对要等到年后。韩沐伯算算年后回来离预计的投稿时间还算余裕,跟秦奋约了晚上的吃饭喝酒一条龙。

 

赴约前跟靖佩瑶发消息说了一句晚上跟秦大田喝酒,要是喝多了忘了道晚安也不用担心,左右对方不会忍心把他扔在马路上。到了约好的日式烤肉店,秦奋正夹着带南方口音的英语黏糊糊地煲着电话粥,看韩沐伯来了,依依不舍卖了几个萌才挂电话。韩沐伯一脸嫌弃笑他做作,抬手叫服务生打了两扎冰镇的Asahi。

 

他们两个认识很多年了,最早本科学校相邻,互相听闻对方的褒贬八卦,大二的暑假孽缘作祟在香港兰桂坊一间gay bar互撩了半宿,开好房间才发现撞了号,一人一瓶三得利乌龙茶聊到天亮之后成为挚友,研究生和博士生都考了同校,比对家人还要坦率。

 

肉食吃的差不多,韩沐伯叫服务生换了箅子,半心半意地翻烤着红薯片和香菇。秦奋知道,这是要开始谈心的节奏。

 

“你和小朋友又怎么了?”靖佩瑶比他俩小了整五岁,又是少年班出身,私下里他们都叫他一声小朋友不算过分。

 

“也没什么,就是把主动权都交出去有些不习惯。”韩沐伯说着又给香菇挨个翻了面。

 

“是啊,控制狂韩老师也有被人牵着走的一天。有没有觉得体验新奇,欲罢不能?”秦奋笑着摇晃着喝空了的塑料扎啤杯,大颗大颗的冰块碰撞发出哗啦啦啦的声音。

 

韩沐伯折腾完香菇又去折腾红薯,“是很新奇,有时候真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脑子里在想什么,”手上动作不稳,一片红薯顺着缝隙掉进炭堆,他有点儿遗憾,换了一片,“总归他想要的我都给他就是了。”

 

秦奋看红薯片一点点脱去水分,放下酒杯,“难得看你为情所困啊,韩老师。说好了不断试错找真爱呢?”他用筷子夹起一片边缘烧焦的红薯,扔到放杂物的盘子里,“为什么还不放手?”

 

韩沐伯失笑,“你谈着倒计时分手的恋爱跟我五十步笑百步也是够了。”说完喝空杯子里的酒,摁响服务铃叫人续杯。

 

“韩沐伯,”等酒的空档,秦奋难得严肃了一下,“你确定你喜欢那个小朋友吧?”

 

韩沐伯把烤好的香菇一个不落都捡到自己碗里,无视秦奋伸长的筷子,“废话。”


TBC


韩老师这个恋爱思路的来源是有次和某位中科院的博士聊天,讨论到文理科思维差异,对方说觉得文科生写论文带着结论去找论据非常不可理喻,他们习惯于通过大量的试验去伪存真找到唯一解,觉得这样才是科学。虽然不一定符合全部理科生的思维逻辑,但是作为纯文科生俺觉得这个观点挺有意思的,于是被俺用到了这篇文章里www

评论(27)
热度(28)

2018-07-20

28  

标签

瑶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