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瑶沐] BOOM CLAP 知错就搞(二)

循环了快三个小时新歌,瑶沐使我快乐www

又把一发完写长了_(:з」∠)_

如果我说下章开车会不会多点儿人来看这篇233


正文


靖佩瑶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韩老师,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韩沐伯有点儿好笑地看着自家师弟一脸壮烈。

 

“我说,韩老师,我们谈恋爱吧。”靖佩瑶一句话拆成三截,感觉透支了自己十九年人生的全部勇气。

 

“好,”韩沐伯看小孩儿瞪圆了大眼睛,招招手,“愣着干什么,过来帮你男朋友贴发票。”

 

BOOM是脑子里炸开一朵烟花的声音。

 

韩沐伯答应的太过轻描淡写,靖佩瑶曾经的辗转反侧忐忑不安像是一个没扎紧的大气球,本以为会爆炸,然而只是发出滑稽的声音瘪了下去。

 

韩沐伯又确实认真地履行着“男朋友”的职责,每天按时出现的早晚安,一起自习时偶尔相视的微笑,周末电影院里握紧的手和散场亮灯前的亲吻,除了约定好的“不能让院士知道”外,韩沐伯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靖佩瑶觉得哪里不对,又不知道怎么跟韩沐伯开口,只能去找损友秦子墨,然而作为一个只和纸片人小姐姐谈过恋爱的死宅,照着galgame里加好感度的任务清单,除了十八禁的部分,靖佩瑶和韩沐伯都完成的七七八八。

 

“要不要去问问大田哥?毕竟他和韩老师比较熟。”实在没有头绪,秦子墨提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靖佩瑶想到秦奋那双明明笑着却仿佛什么都能看透的眼睛,脊背发寒,连声推脱算了算了,可能自己只是刚刚脱单不太适应。

 

CLAP是大田哥给你一个大嘴巴巴的声音。

 

当然不是真的打在脸上,只是真相并不那么让人愉快。明明都是直属师兄,靖佩瑶管韩沐伯叫韩老师,秦子墨却管秦奋叫大田哥,大概就是差别。

 

交往了两个月依然躲不掉微妙的观感,靖佩瑶终于趁韩沐伯去杭州陪老板谈校企合作项目,找上了秦奋。

 

“所以,你和数理研究所票选的理想男友第二名约会仍然不满意?”秦奋反着跨坐在椅子上,一颗漂亮的大头支在椅子背上,“顺便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第一名是我,因为我会把交往对象写在论文鸣谢,他却只会让你帮他贴发票。”

 

不,我并不想知道。靖佩瑶无声地抗议,虽然帮韩沐伯贴发票贴到快吐了。

 

“不过他以前的男女朋友都比你开心,老韩对你不好吗?”秦奋说着褪下一条袖子,好好的潮牌卫衣被他穿的像是西北的游牧民族。

 

靖佩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像所有情侣一样按部就班,颜值相当兴趣相投,性格也都是温和而好相处的,但就是说不上哪里怪怪的,像是掩藏了无数暗礁却表面风平浪静的海面。

 

“你们那个过没有?”秦奋看靖佩瑶又是一脸纠结,表情有些夸张地挤了挤眼睛。

 

靖佩瑶抬头看他,左眼写着纯洁,右眼写着无辜,愣了三秒,脸皮开始泛红,低下头只留一个发旋儿对着老不要脸的学长。

 

“阿西,这个有什么好害羞的,都是成年人了,食色性也饱暖思淫欲嘛。”秦奋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无视小处男学弟已经快要爆炸的毛细血管,“你这不是患得患失根本就是欲求不满嘛,有了男朋友还足足憋了两个月,大概已经破了老韩的历史记录啦。”看到靖佩瑶冷不丁抬头眼神复杂地看向自己,秦奋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和你家韩老师撞号,清清白白,吃醋找他别找我。”

 

山西小后生靖佩瑶翻了个PH值很低的白眼给他,不想说话。

 

“老韩他们这次出差到什么时候?下周?”看靖佩瑶点了点头,老司机大田哥开始支招,“杭州的客户都蛮有钱的,这次又是跟着你们院士一起,你要是真的纠结不如直接周末去杭州找他。有什么问题说开就好了,说不通总做的通吧。”

 

靖佩瑶对这个三句话不离开车的师兄彻底绝望,简直想去隔壁物理办公室拔网线。谢绝了后者关于叫上秦子墨晚上一起吃火锅然后去嗨皮的提议,靖佩瑶一个人回了寝室。

 

中科院给研究所学生们安排的都是单人宿舍,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算是相当不错。打开手机,韩沐伯微信发过来一张照片,是跟某个业界大牛的合影,难得穿着一身西服正装,挺拔的像是宿舍楼下没长开的乔木。点了保存原图,又点了个收藏。

 

“旁边那位比你帅。”怀着不知名的情绪,靖佩瑶这么回复了他的男朋友。

 

对面发了个不开心的表情包,过了一会儿居然破天荒地发了张自拍。

 

靖佩瑶看着屏幕上放大的图片上,韩沐伯几乎贴紧喉结的最后一枚扣子,自暴自弃地承认,秦奋大概真的勘破了症结所在。

 

他的字面意义上的欲求不满。



TBC


评论(35)
热度(58)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