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已经全部隔离,敬请谅解!
人与人的关联性,无外种种可能。
本质冷cp、拉郎爱好者,请CP洁癖谨慎关注。
沐性恋的菠萝妈妈
倾迟、电工、哲宝的粉丝以及沐已成周cp爱好者请不要关注我,不是一路人,谢谢。

写手二十题

被 @肉蓉面 点名,在高铁上答完了!这个排版太丑了,自暴自弃OTL

发完煮自热火锅吃去www


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能简述它的由来吗?)


泽寰。

泽取义发大水,涝,law。寰,世界。

纪念一下毕业回国就还给教授的国际法专业233

 

2.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没有到写作的程度吧www

土偶的第一篇产出是4月4日(居然写了半年多!!!)

动机是表达欲望和虚荣心理。毕竟之前休假在家太无聊了需要找人聊聊天,每次打开lft看到消息提示都好开心www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平淡中偶尔有点儿皮?永远都避免不了倒装和从句表达OTL

有妹子评论说“散发着社会人的灰调”,还挺喜欢这个说法的,毕竟想表达就是作为“我”的脑洞。

 

4.早期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

 

挺大的233

俺中二期热爱黑深残和玛丽苏😂可惜高考之后扔了一抽屉,现在全都找不到了(大概也是好事情,不然看到的时候会羞愧死233

 

5.喜欢的风格(无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合理性第一吧,如果能在讲爱情故事同时再讲点儿别的就特别好了。如果在小格局下能把爱情故事讲的刻骨铭心也很好。

 

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

 

菜谱!!!写吃的喝的特别开心!!!写的时候会很开心,很轻松,欻欻欻就写了一大堆(然后哭唧唧地往下删OTL

 

7.最不擅长写的是什么?(什么时候总遇到瓶颈?)


写肉!虽然比前几个月有进步,但真的每次写完都很心力交瘁OTL

脑补画面感都很全面,拿娃娃摆姿势的时候也都很有画面感,然而…真的写不出来QAQ

脑补两万八,写出来时候只能写二百八还得往回删三行OTL


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看能不能摸到鱼,摸不到就很快,摸得到…就会很慢很慢很慢…

之前写快乐王子还有朝五晚九的时候都是从半夜十二点开始写,摸够了鱼写完通常都天亮了OTL

写桂彩中秋特地圆时候在飞机上,手机开飞行模式,写的巨快😂

 

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

 

不会特别久,因为大部分时候脑洞来源都是身边的人事物,最多也就是写ABO之前花两天翻译篇科普文w

不过如果不小心卡文了…就会搁置很久,知错就搞和现在的peekaboo都有这个问题OTL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如果是连载的话写之前会喜欢读一遍之前部分的读者评价www

如果回复很少会没动力,毕竟俺是虚荣心驱动型233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


打字,手腕不好生活中会尽力避免拿笔写字,而且字丑,贼丑OTL

手机、电脑,偶尔手疼了用讯飞。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草稿,偶尔会写几百字的记梗。

不过成文后会改很多很多很多次(虽然改动很细微,你们看不出来www)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富二代傻白甜爱情故事、美食文。

前者方便取材,后者是爱好,美食使人幸福。

其实也很想写沙雕向,然而合理性这道坎过不去就写不出来QAQ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汪曾祺。

希望能写出那种让人看了很舒服的东西(虽然目前还做不到OTL)在考虑找个周末去高邮看看,趁着还没有特别冷,然而那地方不通高铁,有点儿纠结。


15.你有梦想过当上作家吗?


没有,人贵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斤两自己还是有数的www

而且日常工作也是文字为主(虽然没有多少原创空间www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和回忆吗?


被研究生同学发现掉马QAQ

微信上被戳穿真的好羞耻啊OTL

以及通过写文结识了很多很可爱的妹子们(来找我喝酒吧!)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很愉快,算是最近一段时间非常重要的业余生活活动www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虽然冷门,但其实特别喜欢之前写的一个瑶墨短篇<Young God>.P.S.尼山萨满超好玩儿der!!!

 

秦子墨再醒来,是在一片不算宽阔的背脊上,他嗅到对方发间草木的气味。他松开环着对方脖子的手跳下来,仔细打量着“他的长生”,与他相仿的身量和年岁,长长的柔软的黑发用鹿角一样的粗钗挽起来,钗尾有一只小巧的银铃铛,最最重要,是那一双鹿一样圆亮的眼睛。

“我叫秦子墨,你叫什么?”秦子墨好奇地一边打量他,一边摸到手腕上的一条皮绳,上面也缀着一只银铃铛。

长生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会说话吗?”秦子墨戳着手腕上的铃铛,发出微小但清脆的声音。

“……子墨。”长生努力念出他的名字,声音低沉仿佛松林间的风声。

秦子墨在铃铛上隐约看到几个字,仔细分辨但只认出最后一个,是个“瑶”字,北斗瑶光的瑶,“我叫你瑶哥好不好?或者你喜欢别的名字?”

改不了了,长生的名字,一生只有一个,可惜秦奋不知道,于是秦子墨也不知道。被唤作“瑶哥”的长生暂时无法掌握这么复杂的语言,点点头,拉起秦子墨的手。

秦子墨看着他们相握的手,突然福至心灵。

这就是他的路。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还好吧,希望能把故事讲得更明白。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答卷。

五位太多啦,让我抓一位幸运的练习生(不是),决定就是你啦! @Emanon E老师来吧www

评论(10)
热度(16)

© 泽寰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